1. <address id="zgwsf"></address>
      <dl id="zgwsf"></dl>

      <tbody id="zgwsf"><source id="zgwsf"></source></tbody>
      當前位置:首頁 > 高教研究 > 高教研究
      高教研究

      “十四五”:新變量下的教育治理

      作者:中國教育網絡   添加時間:2020-06-05 16:48:30   瀏覽次數:808  

      新變量:積聚變革之力

             2020年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重要一年,也是國家"十三五"規劃、《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教育信息化十年發展規劃(2011-2020年)》的收官之年。

             根據國家"十四五"規劃總體部署和教育部印發的《2020年教育信息化和網絡安全工作要點》,教育信息化"十四五"規劃編制工作已經啟動,這是黨的十九大召開后編制的第一個五年規劃,也是貫徹落實全國教育大會精神和《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的第一個五年規劃,其編制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

             對于高教信息化來說更是如此,與之前相比,由于"十三五"期間新的重要"變量"的出現,使得"十四五"的教育信息化規劃尤其值得期待。

             01 教育信息化2.0

             在2015年3月5日舉行的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提出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互聯網+"上升至國家戰略。對于教育來說,信息技術深刻改變了各行業對勞動者知識、能力、素養的要求,"教育究竟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成為一個重大現實課題。因此,加快發展"互聯網+教育",推進教育深層次、系統性變革已是刻不容緩。

             2018年4月,教育部啟動實施《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這是順應新時代智能環境下教育發展的必然選擇,是推進"互聯網+教育"的具體實施計劃,是充分激發信息技術革命性影響的關鍵舉措,是加快實現教育現代化的有效途徑。教育信息化2.0是在1.0的基礎上,推動教育信息化轉段升級的過程,力求實現"三個轉變",即從教育專用資源向大資源轉變,從提升信息技術應用能力向提升師生信息素養轉變,從融合發展向創新發展轉變。教育信息化要升級轉型,就是要以教育信息化全面推動教育現代化,開啟智能時代教育的新征程。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加快信息化時代教育變革是面向教育現代化的十大戰略任務之一,其中圍繞校園智能化水平、探索新型教學模式、建立完善相關機制、推進教育治理方式變革四大方面,明確指出建設智能化校園,統籌建設一體化智能化教學、管理與服務平臺;利用現代技術加快推動人才培養模式改革,實現規模化教育與個性化培養的有機結合;創新教育服務業態,建立數字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機制,完善利益分配機制、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和新型教育服務監管制度;推進教育治理方式變革,加快形成現代化的教育管理與監測體系,推進管理精準化和決策科學化。這無疑為未來教育信息化的發展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從某種程度上看,教育信息化2.0承接了互聯網+國家戰略在教育領域的具體實施和自我迭代,又與《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加快信息化時代教育變革的要求同頻共振,成為教育信息化在"十四五"期間發展至關重要的前提條件。

             02 "雙一流"建設

             起始于"十二五"規劃收官之年,取代了985、211的"雙一流"建設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也是中國高等教育走向世界、增強核心競爭力的重大工程。"以一流為目標、以學科為基礎、以績效為杠桿、以改革為動力、加快建成一批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以及"競爭優選、專家評選、政府比選、動態篩選"的遴選方式必將對中國高等教育發展和格局產生深刻的影響。

             在具體的實踐中能夠明顯地體會到,無論是一流大學還是一流學科都離不開一流的大學治理模式,而一流的大學治理模式則離不開教育信息化。去年11月12日舉行的"2019中國高校CIO論壇"上,山東大學黨委副書記張永兵在演講中提到:"信息化必須要走在"雙一流"建設的前面,這也是高校信息化工作的特殊之處。"以教育信息化驅動大學治理和"雙一流"建設,業已成為很多高校的共識。

             03 "最多跑一次"改革

             "最多跑一次"的起點是互聯網+,這場發端于浙江政務服務系統的改革如同漣漪一般,迅速擴散到了教育領域。如果說"雙一流"是高校進行現代大學治理,特別是縱向的學術體系治理的內生動力;那么"最多跑一次"改革則是由外到內的嵌入大學治理體系的底層,實現橫向職能部門的治理的重要契機。
      它與高校已經啟動的一站式服務"合流",以更高的勢能驅動著高校依托頂層設計、信息數據共享和管理流程再造,統籌各業務部門工作,解決跨部門、跨系統業務系統的難題,致力于為師生和教學科研提供"一站式、全天候、零距離"的校務服務,實現從管理到服務、從"信息技術"命題到"協同治理"命題的轉換,切實提升廣大師生的獲得感、幸福感和滿足感。

             我們注意到,這場改革所帶來的便利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改變著校園的治理和服務生態,而且正在向教學和科研層面深入拓展,這種"裂變"將會在未來五年對各高校發展產生什么樣的影響,甚至對于高教科研和"雙一流"帶來什么樣的"蝴蝶效應",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04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I)這個概念早在1956年達特茅斯夏季會議上就已經提出,之后兩起兩落,命運多舛,直到60年后的2016年,由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開發的人工智能機器人阿爾法狗(AlphaGo)連續擊敗了人類頂尖棋手李世石和柯潔,一舉顛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主要國家的"人工智能觀",AI這才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野當中并迅速成為各國科技戰略的重點。

             在我國的頂層設計中,人工智能已經被視為能夠滲透至各行各業的基礎技術,成為顛覆并助力傳統行業實現跨越式升級,改造和提升行業效率的關鍵引擎,教育也不例外。在2019年中國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舉辦的國際人工智能與教育大會上,陳寶生部長在演講中提出,人工智能是實現教育生態重構的有效手段,相關技術在教育中的深度廣泛應用,將徹底改變教育的時空場景和供給水平,將實現信息共享、數據融通、業務協同、智能服務,推動教育整體運作流程改變,使規模化前提下的個性化和多元化教育成為可能,進而構建出一種新的靈活、開放、終身的個性化教育生態體系。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也明確提出,"發揮網絡教育和人工智能優勢,創新教育和學習方式,加快發展面向每個人、適合每個人、更加開放靈活的教育體系,建設學習型社會"。人工智能已經成為了未來教育的關鍵詞之一。

             05 新冠疫情

             比17年前"非典"傳染性更強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在庚子年初突如其來,讓所有中國人都始料未及,倉促應對。所幸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中國人民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中取得了戰略性勝利。在疫情之初,教育部就果斷做出了"停課不停學、不停教"的部署,所有學校的管理、教學、科研等工作全部轉至線上,對于中國教育信息化來說,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大考",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規模在線教學社會實驗。

             清華大學李星教授認為,比起非典時期居家的中小學生靠電視上課,當前網絡已經成為支撐教育教學的核心平臺,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另一方面,平時人們普遍認為已經"夠用"的網絡,在疫情中的在線教學卻頻頻出現丟包、掉線、崩潰的情況。這意味著,當前網絡所提供的服務質量仍然是比較粗放的,如何提供更加精細化的服務,如何通過教育信息化的規劃滿足大規模的教學需求、滿足個性化的學習需求、滿足智能化的交互需求、滿足沉浸式的體驗需求,是一項迫切而艱巨的挑戰。

             在不久前舉行的一次論壇上,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陳麗建議,疫情結束后,應該趁熱打鐵,在原來信息化建設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以互聯網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跟教育教學管理的整合和實踐。下一階段應該重點推動教學方式變革、供給方式變革、組織方式變革及管理模式變革。讓教學流程得以再造,讓教學資源供給方式由學習者來驅動,讓教育體系發展成一個開放的組織體系,并且教育工作者需要更關注對學習過程的綜合評價,以及基于教學數據的過程監控、基于多維數據的科學決策等。這無疑是下一步教育信息化規劃以及教學改革的重點所在。

      新技術:驅動創新之鏈

             2016年公布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中提到: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移動計算等新技術逐步廣泛應用,經濟社會各行業信息化步伐不斷加快,社會整體信息化程度不斷加深,信息技術對教育的革命性影響日趨明顯。

             如果從現在的視角來看,這個新技術名單至少還可以再添加以下幾項:人工智能、虛擬現實、WiFi6、5G……而且目前的情況是,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前浪"未衰,繼續精進,而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后浪"已至,波濤洶涌。

             即便不算未來新科技所帶來的更多可能,僅僅上述的技術演進就會讓"十四五"期間教育信息化每個發展環節都綻放出十足的科技底色和光芒,成為一場名副其實"科技盛宴"。這些由不同技術組合打造的"菜品"如此目不暇接,以至于很難想象它們的樣子。

             這有點像電話誕生之初,被譽為"電話之父"的亞歷山大·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不斷告訴人們電話將是把音樂會帶回家的最好辦法;而集成電路之父羅伯特·諾伊斯(Robert Norton Noyce)則堅信微處理器將為鐘表業帶來革命性的變化;1935年在比茲堡,記者問愛因斯坦原子能是否可能實際應用,他回答說:"這就像在黑暗中射擊飛鳥,而此地僅僅有幾只鳥而已。"連最偉大的物理學家都沒有料到原子能時代已經近在咫尺;而美國軍方用以防備核打擊而導致通訊中斷而建設的ARPANET,任誰也沒有想到它會發展成為全球的信息高速公路并構建了一個平行于現實的"虛擬世界"……

             可見,在技術大爆炸時代,即便是相關領域的頂尖專家,預測未來技術發展和變化難度也非常大。

             這也難怪常熟理工學院信息化辦公室黨委書記先曉兵感慨,未來五年的發展圖景實在不好想象。原因在于,當前的技術處于指數級增長,很難以現有的理念去預測未來的發展,即"很難用舊鑰匙打開新世界的大門"。所以他認為,在編制規劃的過程中,"需要專家具備開放性思維,而不是‘白發人’在規劃、設計他們自以為‘黑發人’需要的應用"。

             《教育信息化中長期發展規劃(2021-2035年)》和《教育信息化"十四五"規劃》編制專家組成員的清華大學李星教授認為,科技進步和更新換代的加速度越來越大,尤其是當前科技發展正處于一個革命性演進的臨界點,影響和改變信息化發展的可能性和變量越來越多。也就需要他們這些專家盡可能擺脫時代的眼光局限,要為未來的變革留足空間。

             這方面可以從剛剛走過50年發展歷程的互聯網身上進行借鑒。互聯網體系結構的無狀態,松耦合,相對穩定的設計原理和可演進的構成模塊,不求完美卻留出足夠快速迭代空間,具備可以運行在任何通信技術之上、允許邊緣的任何創新、擴展性強等特點,他認為,這既是互聯網生命力之源,也是我們未來的教育信息化規劃之道。

      本文刊載于《中國教育網絡》雜志2020年6月刊,作者為本刊記者王世新。

       

      沈芯语md0078全视频